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jiqian2008的博客

人生离不开友谊,我要播种友谊灌溉友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评弹声声  

2016-08-06 14:54:43|  分类: 娱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天湖山《评弹声声》
         评弹声声 - 天湖山 - 天湖山
       
        姨父倪贵堂,喜好评弹,受他影响,我也喜欢;时府庙边有书场,跟去听,只当时年纪还小,至现在,愈加喜爱了。蒋月泉的蒋调最是好听,如他的名作《杜十娘》;还有徐丽仙的“丽调”,一出《玉蜻蜓》,听的人似痴似醉;个中剧情自小就知,说的是志贞尼姑与其子徐元宰母子庵堂相认之事,可怜人间万物,莫过于情。那年农交会,一气买来湖州“褚老大”粽子若干,放着慢慢吃,为的是要吃出幼时味道。细究之,是外婆家,姨家的味道。那时候,湖州的名特产很多,“褚老大”最好,甜香软糯,吃得小嘴流油;惜未有存照。相较于“周生记馄饨”,“丁莲芳千张包”,与“湖笔”,更爱那湖制的鹅毛扇。那时候唱戏文的,多手持鹅毛羽扇,诸葛亮就有一把。他风流儒雅,羽扇纶巾,谈笑间让曹军“灰飞烟灭”,是为快事。一个人的一生,大约童年最是美丽,像我,就在这评弹声中温着旧梦:梦北街早市,梦隔河灯火,梦“骆驼桥”下的剃头人。那时候,清明时节,母亲会带我们去湖州,去湖州南山岭上上坟扫墓,看望逝去多年的外婆与舅舅。绍兴到杭州的火车很近,杭州到湖州的夜航很长;轮船码头在杭州城北卖魚桥,从城站去,公交电车晃晃悠悠,道旁红色消防栓一一闪过,脚下新做的呢鞋,不肯淡然已经的故事。卖魚桥畔,灯火阑珊,运河里的魚儿恐已早早入睡,但河水哗哗,时小小儿郎的我,正登船北去;夜深深,尽管,船舱里灯光昏黄,满舱沉酣,但时过午夜,还是听到了钱山漾的阵阵涛声。过武康,逾德清,菱湖前面是湖州,依稀评弹一曲,雪溪碧波清晨里,我们拾级登岸,浓浓亲情,尽在急急脚步中。姨妈早来接船,她长长的身影,恐也是一夜未眠。小桥流水,浙北浙东原是一样,但似乎湖城三轮喇叭更为清脆!往事未必如烟,听母亲说,外婆家原在杭州化仙桥,外公与大舅是裁缝,开有一爿裁缝店。37年日本人来,杭州陷落,南星桥化仙桥一带大火,店铺烧毁,举家逃难湖州,之后,外公病殁,大舅相继;至此全家生活无着,姨去丝厂做工,二舅学做生意。母亲说,那时候太湖芦荡与长兴山区,有新四军游击活动,二舅就给他们送信跑交通,惜女友为汉奸起意,为所害,尸骨未着,说着说着就掉眼泪。后我姨与姨父双双钟情,俩相结合,全家得以安定。多年后,见到姨父他母亲倪家老太太,老太太一身气质,让人知道了什么是“资本家”。历史的脚步总是太快,在匆匆前行中给人留下了许多思考与回味;徐丽仙的“丽调”真是好听,浓浓声中,匆匆写下,是因为这评弹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